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潜轨者】 (第三章:顾莹)

               第三章顾莹
  夜色如墨,客厅的灯光下,丰满熟透的美妇气喘吁吁,妩媚的月牙眼荡漾着
朦胧的水雾,理智在火热的情欲中渐渐迷失,崩塌,如同掉进了淫乱的沼泽,身
体在逐渐沦陷…淹没…
  汗水湿透了鬓角,几缕发丝粘在艳红的脸颊上,琼鼻微张,朱唇半闭。
  汗珠顺着细长雪白玉颈,滴落胸前,丰润白皙而又浑圆高耸的乳峰根本不是
半透明的黑色吊带镂空绣花睡衣可以掩盖,全部跑出衣外,白色衬衫两边分开,
形同虚设。
  一只玉手,紧紧的握住乳房,乳肉从指缝中溢出,两根手指死命捏住紫葡萄
般的乳头。
  圆润丰盈的桃型美臀微微上翘,肥美而白嫩。偷偷从白衬衫下跑出大半,黑
色蕾丝内裤被勒成一条线没入臀沟,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肉臀下紧紧含着根硕大的肉棒,龟头已经看不见,但从两片被挤得往蕾丝内
裤两边溢可以想像出有多嘛巨大。被含着的肉根青筋暴起,犹如一条条巨龙盘旋
其上。
  「啊……要泄了……噢……噢……」钟如艳忽然喘息急剧加重,肥白的屁股
禁不住狠狠往下一沉,「噗哧……」淫液飞溅,她再也守不住子心底如潮快感,
肥熟的肉体一阵痉挛,淫水滚滚泄出,顺着肉棒缓缓流下,
  「哦……要死了……太舒服了……」美妇兴奋得全身都不停抽搐抖动,沉甸
甸的大奶子更是晃得让月光都黯然失色,期待已久的阴精一股股冒出,欲仙欲死
的快感如潮水般滚滚袭来,一浪高过一浪,让她舒服得如同飞上天外,口中发出
低沉而又压郁却又销魂蚀骨的浪叫……
  随着肥臀往下一坐,肉屄外张,想要尽根吞入肉棒,但在肉棒进入三分之一
多点即将要突破蕾丝内裤的束缚的时候,一下子卡住了,似乎到了尽头。
  关尔煌在地下偷偷抬起肉棒,打算一鼓作气彻底占有美嫂子艳熟的身体,可
在即将突破的时候突然好像到了底部,屄肉突然缩进,如同一张嫩嘴牢牢含住了
他壮硕的龟头,滚烫的阴精疾喷而出,喷洒在龟头上,浇灌得整个龟头都麻酥酥
的。
  「到底了」关尔煌紧皱眉头,眼睛不敢大睁「按照嫂子那肥硕的臀肉,屄道
不可能这么潜,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他那里知道,钟如艳天生丽质,蜜桃型的雪臀丰满肥厚,小穴更是类似
古代女人名穴中的九曲回廊,屄道曲折幽深,更是有几处特别狭小的地方,平时
王贵肉棒最多只开发了阴道的三分一,另外地方犹如处女地,本来肉穴含着关尔
煌特别粗大肉棒就很勉强,没开发过的地方更是紧闭着,加上内裤虽被快撑破了,
但还是作为一道屏障紧紧守护着,导致最后功亏一篑。
  这时候关尔煌很想翻身而起,用他的大肉棒狠狠的彻底征服美嫂子,可随着
钟如艳的高潮,脑袋传来一阵清凉,感觉气团稍稍增加了一些,同时传来的还有
美嫂子心里的感受。
  虽然晚上钟如艳放纵了自己,一方面是确实情欲难忍,可更多的是她以为关
尔煌醉了,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不会对她的生活产生任何影响,如果这时候关尔
煌翻身而起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
  关尔煌忍住心中翻滚的欲望,还得装出一副睡的深沉的样子,心里的难受不
可想象。
  钟如艳香汗淋漓,这场酣畅的高潮让她舒服的差点晕厥过去,娇躯绵软无力。
  随着高潮缓解,巅峰直坠地面,羞耻得已是浑身颤抖,稍稍清醒后,自责和
堕落的快感就在脑海里交缠,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既恼恨自己的淫荡,又怀念那
欲仙欲死的快感。
  她缓缓撑起发麻的双腿,肉棒随着肥臀的上升,不停的刮弄着依旧敏感的屄
肉,特别肉棒弹出时,肥硕的龟头蹭过阴蒂更是恨不得脱了内裤狠狠再来一场,
脑子里也似乎有个念头不断劝着她「没事的,没人知道的,错过今天就没这么好
的机会了。」
  摸摸已经被淫水湿透,虽然变形,但依然完好的内裤,丈夫就在房间里睡着,
想到平时对自己的宠爱,千依百顺,钟如艳毅然站起了身子。
  目光复杂看着关尔煌依然沉睡的脸庞,梦中似乎承受什么痛苦,双眉紧皱,
肉棒却依旧坚挺如初,脸上一红轻碎了声:「活该,让你长这么个害人的东西。」
  说着抽了几张胡乱帮关尔煌的肉棒擦了擦,盖上毯子,彻底阻隔了自己的视
线,脚步踉跄逃回房间。
  关尔煌静静躺在地上,最后哪怕他一再用异能努力,还是没有改变美人妻的
想法,这也证明了异能一定的局限性。不过没关系,种子已经种下,一定有收获
的时候,想到这嘴角挂着笑意,沉沉睡去。
  次日,关尔煌早早醒来,昨晚的经历感觉就像做梦,那么的不真实,网络小
说里的异能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现在才是早上6点多,麻利的套上背心,小夫妻两人睡的很香,还没起来。
  他也没吵醒她们,套上他的人字拖,轻轻把门带上。
  周末清晨的小区显得非常冷清,小区环境不错,虽然绿化面积不是很大,但
是中间也有专门供人锻炼的设施。
  关尔煌做了几组运动后,身上微微发热,状态感觉说不出的好,原来的萎靡
状态一扫而空,脑袋里气团不停游动,滋养着他的精神。
  跑道上偶尔跑过几个晨练的人,关尔煌感觉精力充沛,很想也去跑几圈发泄
下过剩的精力,可看看脚上的人字拖,打消了这个念头。
  「关关,你竟然跑出来锻炼了!」
  忽然身后传来一身清脆的声音,把沉思中的关尔煌吓了一跳。
  转身望去,只见一身白色运动裤,白色短T恤衫,扎着一头马尾辫的靓丽美
女正朝他缓缓跑来。
  大大的眼睛,秀挺的鼻子,香腮嫣红,娇艳欲滴的小嘴,不施脂粉的脸如同
凝脂,如玉脂般的皮肤如酥似雪,体形修长。
  细长的玉颈,汗水正顺着深深的锁骨流像胸口,胸前虽然不是特别雄伟,但
是也是分外挺拔,随着跑动上下抖动,腰肢细的惊人,短款T恤被胸部顶的微微
向上缩,露出深深的肚脐和马甲线,上面同样布满汗珠。
  丽人身高大约165,但是腿至少有一米,细长浑圆,臀部虽属于丰满肥美
的类型,但是坚挺高翘。走在路上绝对属于回头率100% 的美女。
  丽人叫顾莹,是东湖市一医院的医生,在B超室上班,川西人,嫁在了东湖,
就住在关尔煌楼上,老公是东湖的拆迁户。
  之所以和关尔煌认识,还关系不错的样子,还得从半年前说起。
  两人上班地点离的不远,早上出门坐公交十次倒是有五六次能碰上,本也就
是点头之交,美女通常骄傲,如果仅是这样估计生活中也不会有交集。
  半年前,顾莹坐车的时候倒霉碰上了公交车小偷,本来手机钱包都要被得手
了,被当时同车的关尔煌制止了。
  像这种小偷一般都有同伙,当时还想对关尔煌动粗,关尔煌虽然看起来瘦弱,
可力气却不小,何况大学时,想改善自己的身体状态,还特意练过一段时间,等
闲两三个人他也根本不怕,两三下放倒后,这伙人也知道碰上硬茬子,灰溜溜的
跑了。
  这事后,顾莹也和关尔煌认识了,互相加了微信,电话,时常聊聊天,再加
上时常碰上一起做公交,一来二去两人倒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莹莹姐,你这大美女,还天天锻炼,还让不让其他女性活了。」关尔煌见
是顾莹,关尔煌也调笑了一句。
  「你少给我装嫩啊!你没小我多少,别莹莹姐,莹莹姐的叫,把我都叫老了。」
  顾莹白了关尔煌一眼,嗔怒道。
  顾莹刚和关尔煌认识的时候,看他一副小正太的样子,还以为他是高中生,
硬要叫关尔煌叫她姐,后来才知道他的实际年龄,从那后就感觉被骗,坚决不让
他叫,关尔煌却是你说你的,我叫我的,两人经常为这事斗嘴,倒也有趣。
  「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还来这装模作样,认识你半年了,周末还是第一次
见你起这么早。」顾莹晨练难得碰上朋友,很是高兴,眉眼中都透着笑意。
  关尔煌见到美人如画面容,笑意盈盈,心中一动,控制着脑袋中的气团,慢
慢向顾莹靠近,嘴上边应付着:「本大侠最近感觉功力有所增进,特意下来验证
一番。」其实他真正想验证的是他的异能。
  「哈哈哈……就你这千年死宅,还大侠,功力增进,人字拖练功的大侠。」
  顾莹笑得弯下她那比A4还细的柳腰,一手撑在两条浑圆大长腿的膝盖上,
一手指着关尔煌人字拖,笑的直发抖。
  关尔煌尴尬的打了个哈哈,详怒到:「好了啊,没带你这么埋汰人的。」嘴
上假装生气,眼睛却瞄向顾莹那由于弯下腰而垂落的T恤口。
  T恤领口宽大,站着还没觉得,只感觉两侧锁骨窝深邃,性感撩人。这一弯
下腰整个领口下垂,顺着口子,整个胸部一览无遗,双乳饱满雪白,运动后的汗
水布满乳肉,显得肌肤越发晶莹剔透。
  水滴状的乳型,随着顾莹抖动,荡出一层层乳浪,淡粉色胸罩都束缚不住,
胸前的一点嫣红仿佛都要冲破包裹跑出来一样。
  顾莹扶着膝盖抬头看向关尔煌一副目瞪口呆,神不守舍的样子,终于察觉到
自己走光。
  顿时满脸羞红,赶紧用抬手扶住胸口衣服,对着关尔煌嗔怒道:「死关关,
你看哪呢。」
  关尔煌偷窥被发现,满脸尴尬,赶紧转过头去,嘴上却不服输:「你个大美
女当前,我又没瞎,不看就有问题了。」
  关尔煌嘴上虽然强硬,却也怕顾莹真的生气,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在脑袋气团
上。
  他发现只有他把注意力放在气团上时,才能感受到对方的想法,如果不去关
注,哪怕建立了联系也感受不到任何信息。
  顾莹被气的牙痒痒,但是并没真的生气,一方面自从被救后她很相信关尔煌,
一方面被一个自己并不讨厌的人欣赏,让她并不是太反感。反而有点淡淡得意!
  但这并不能让她就这么算了,反而觉得自己吃了亏,心理暗暗发狠:「好你
个关关,平时一副阳光少年样子,看来也不老实,不能这么便宜你,老娘让你看
得见吃不着,干着急。」
  「关关,你今天有时间吗。」
  关尔煌感受着顾莹的想法,彻底放下了心,同时也感受到顾莹对他没什么男
女之情,只把他当一个很值得信任的弟弟一样,没想到的是平时一副知性御姐样
子的顾莹,也有腹黑的一面,不过有异能在身的他,现在是一点也不酥她,到时
候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等下要叫个开锁师傅开下门,等弄好了就没啥事了。」关尔煌装着无奈道
  「难怪今天这么早穿成这样来锻炼,原来是被锁门外了。」说到这眉眼间忍
不住透出浓浓的揶揄之色。
  「什么啊,这只是特殊情况,以后我会天天来锻炼。」关尔煌嘴上不服输,
不过他算大病初愈,又因祸得福,也确实存了以后每天早起锻炼的心思。
  「真的吗,说话算话啊,别到时候又做回你的宅男了。」
  「老公从来不陪我锻炼,每天都睡懒觉,如果以后有关关陪着一起锻炼,那
就太好了,一定要把话说死,不能让他反悔。」
  关关由于不知到顾莹要打什么主意,所以部分精神一直集中在那气团上,这
时候两种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个是耳朵听到的,一种是脑海里响起。
  如果以后晨练还有个美女相陪,何乐而不为:「当然了,大丈夫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嘻嘻,小屁孩一个,还大丈夫。」顾莹嘴上揶揄,眉间喜色却更浓了。
  「大姐,我哪都不小,别当我小孩子,OK。」关尔煌语带双关的说道
  「好,好,大丈夫,你进不去跟我回家吧,我下面给你吃。」说完不知道是
听懂了关尔煌语带双关的话,还是觉得自己话里有歧义。脸上不禁红了起来。
  关尔煌心里明明白白,两方面都有,这时候顾莹的想法他清清楚楚,毕竟是
人妻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我等下自己出去吃点就好了。」关尔煌虽然很想去,
但还是开口拒绝了,同时他发现就这么一会,他的那团气好像在慢慢减少,似乎
动用这种异能是有消耗的。赶紧收回了和顾莹的联系。
  顾莹仿佛知道他在顾虑什么,笑道:「张明不在家,都出差半个月了,你不
用怕去看脸色的。」
  顾莹的丈夫叫张明,人倒是长的仪表堂堂,再加上是个拆二代,家里好几套
房子,如果不是这样,也很难追上顾莹这样的大美人。
  就是为人有点小家子气,涉及到顾莹,那就更是小心眼,简直就是醋坛子一
个。
  半年前关尔煌帮顾莹打跑小偷,后来熟悉后也介绍给她丈夫认识,只是张明
不仅没感谢,反而总带审视眼光看关尔煌,有时候还冷言冷语,几次之后。关尔
煌也实在懒得和他接触,如果不是顾莹这大美女,估计是属于老死不相往来。
  听到张明出差半个月了,关尔煌忍不住一阵兴奋,看向顾莹的眼光都火热起
来,心里的潘多拉魔盒好像开出了口子。也许凭着自己异能有机会一亲娇媚人妻
的芳泽。
  「那太好了,我今天有口福尝尝大美女手艺,看看是秀外慧中,还是徒有其
表。」
  关尔煌有个优点,越是想做成一件事情的时候越是冷静,他知道哪怕对人妻
有想法,也不能急,这事得徐徐图之。这不像黄色小说小电影,自己大肉棒一出,
各种美女就争着爬上床,或者自己稍微表露爱意就各种欢好。
  现实社会每人都有各种顾虑,有很多道德观念束缚着,哪怕现在社会有很多
偷情出轨,他相信那也不是一天两天成事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他比别人
的优势就是可以通过异能给自己创造出很多机会。
  听到关尔煌的话,顾莹扬起粉拳垂了关尔煌好几下,边打边恶狠狠的说:
  「你想死呀关关,我好心叫想做早餐你吃,你要敢嫌弃,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了,我的亲姐,我说错话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被你一说我肚子真饿了。」
  关尔煌赶紧认错。
  两人边说笑着,边沿着小道朝家中走去。
  顾莹家住12楼,进门过了玄关就是个大大的客厅,这可不是关尔煌住的那
小窝可比,整套房子有四个房间,两个卫生间,加个大客厅和一个大厨房,装修
的也是磅礴大气。
  这是关尔煌第二次来顾莹家里,上次不欢而散后,哪怕两人偶尔有联系,却
再没来家里拜访过了。
  进门后关尔煌也没客气,一个葛优躺靠在客厅那宽大的真皮沙发上:「莹莹
姐,你们家可真大,真舒服。」
  「那么大房子干嘛,空荡荡的,一个人住着还害怕。」说着眉间透出一股郁
郁之色。
  关尔煌看她一副郁郁寡欢样子,知道这话题不好再谈,赶紧转移话题:「对
了,你刚说今天有什么事,需要我伺候的,我随时奉陪呀。」说着装作一副色迷
迷的样子盯着美人。
  「你下午陪我去趟电脑城,我想买台笔记本电脑,今天给你个机会,让你做
护花使者。」顾莹没理会关尔煌的调笑,笑吟吟的道。
  「原来是要我做苦力啊,那你下午开车去吗?这么热的天!」说着眼中透出
一股浓浓的揶揄的色。
  「关关!你要死啊,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以后再提这个和你绝交。」顾莹
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满脸怒容!
  顾莹和他老公各有辆车,刚开始也是开车上班的,可似乎天生缺陷,顾莹开
车出去,不是走错路,就是停不了车,要嘛就是和人刮擦,还好几乎都没出什么
大事故,开始还以为是不熟练,可开了段时间,却怎么也没改善,顾莹也就彻底
死了开车的心,宁愿坐公交上下班。
  这事关尔煌是知道的,这时候提起这事,明显是调侃顾莹了!
  关尔煌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免得美人恼羞成怒,那他接下来的计划就要落
空了。
  关尔煌的目的当然不是单纯想调侃下顾莹,一方面看顾莹一脸郁郁,不想她
情绪低沉,转移下话题,另一方面也想确定下下午的出行方式。
  经常和美女一起坐公交车,东湖的公交车又不是一般的挤,两人身体上的接
触再所难免,只是原来关尔煌哪怕有那色心,也没有那色胆,身体上的接触那是
能避免则避免,深怕引起美人反感,这也导致顾莹对他好感大升,信任有加。
  「莹莹姐,我错了,下次不敢再提了,你赶紧去做早餐吧,我看会电视。」
  说着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一方面控制气团,连接上顾莹,并给了个认真去
做早餐,别管他的暗示。
  通过几次控制气团,关尔煌慢慢对自己的异能有了些猜测,气团不能控制别
人,更不能改变别人原有想法,效果大概只相当于一个很亲密的朋友在不停的劝
说一样。另外还可以让能下意识的影响一些细节,比如忘记带钥匙,穿什么衣服
等一些小的细节。但是想让人忘记穿衣服出门这种比较重要的就无能为力了。当
然具体功能还有待慢慢试验。
  顾莹向关尔煌扬了扬她的粉拳,给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就走进了厨房。
  关尔煌盯着顾莹扭着那比A4还细的柳腰,婀娜多姿的身姿犹如模特的身材,
踩着猫步消失在厨房口,想着也许能享受到这具娇躯,心头一阵火热。
  他把电视的音量调大了一些,确认了厨房已经传出顾莹开始做早餐的声音,
悄悄的起身,向着夫妻两的卧室走去。
  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幽幽的香味,也不知道是女人的体香还是香水的味道,
馥郁芬芳,引人遐思。房间很大,中间是张两米宽的大床,粉色空调被就凌乱的
堆在床上,上面散落着件吊带黑纱睡裙,应该是早上顾莹出门换下来的,床上处
处透透出一股撩人的气息。
  床斜角上是个梳妆台,大落地窗开着,白纱窗帘随风飘扬,靠门边是个走入
式大衣柜,这是关尔煌的目标所在。
  拉开大衣柜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各式男女款式衣服,关尔煌直接忽略了男
士的衣服,翻找着女士衣服,可让他失望的是衣橱里根本没他理想中的短裙。大
部分是当季的七分裤和九分库。
  顾莹很会打扮,可能他也知道她最显眼的是大长腿和小柳腰,再加上要经常
做公交车,大部分时间是穿着能体现大长腿的修身七分裤或者九分裤。
  关尔煌眼珠一转,跑到梳妆台找了把小剪刀,从大衣橱最显眼位置拿了件黑
色薄款修身七分裤,找到裤子裆部缝线口,用小剪刀把缝合线挑断几根,并把边
上的几根线弄松,然后把剪断后露出的线头剪干净。
  裤子质量很好,裆部虽然开了个小口,但是没注意根本看不出来,满意的从
新把裤子挂起来,又从旁边选了件低胸背心和大衬衫,同样挂在显眼位置。
  做完这一切,想了想又拉开衣橱旁边的小抽屉,第一个抽屉放了些男性内裤,
关尔煌暗道声晦气。
  第二个抽屉里总算找到女性内衣裤,大部分以白色,粉红,和乳黄色为主,
关尔煌不敢乱翻,拿起几件看了看,感觉不是很满意。他继续打开第三个抽屉。
  第三个抽屉一打开就给了他意外的惊喜,里面大部分是丁字裤,颜色性感居
多,还有些一看就是情趣内裤。
  「没想道莹莹姐,平时一副青春靓丽样子,还挺闷骚的。」关尔煌暗想道。
  时间不多,虽然抽屉里的内衣很诱人,他却没时间慢慢欣赏,忽然他看见一
件和第二个抽屉款式很像的粉色内裤,但是能和这些放一起肯定不普通。
  拿起来一看,果然内有玄机,这是一条开裆蕾丝内裤,开裆地方做了些花纹
掩饰,咋一看就是普通蕾丝内裤,内里却暗藏性感。
  「天助我也」关尔煌暗道一声。
  没有犹豫,重新打开第二个抽屉,把两件相似内裤对调换了下,并放在了最
上面。
  时间不多,关尔煌不敢在房间逗留,气团上的感知顾莹也快做好早餐了,把
一切恢复原样,轻轻带上房门,关尔煌终于松了口气,额头已经微微见汗!抽了
张纸巾胡乱擦了下,坐在沙发上慢慢缓解紧张的情绪。
  坐下没一会,顾莹已经端了两碗热腾腾面条出来,两人边吃边聊吃完了一顿
愉快的早餐,关尔煌给了顾莹一个早上先做卫生,收拾房间,临出门再洗澡换衣
服的暗示,就收回气团的链接,和顾莹约了下午两点出发就告辞离开。
  不是关尔煌不想多呆,而是他精神感觉有点不济了!这半个多小时气团快消
耗完了,感觉精神一阵阵疲惫,想着下午还有正事,想赶紧回去休息一下。
  关尔煌回到三楼,打电话叫了个开锁服务,就在门口静静等待。
  等开好锁,已经早上十点,钟如艳夫妇好像还没起来,关尔煌也没打扰,这
中间他还打起精神想试试能不能和开锁师傅建立连接,可不知道是精神消耗,还
是陌生人无法连接,气团一接触就被弹开,根本无法连接。
  躺在床上,关尔煌看着天花板,感受这脑中慢慢恢复的气团:「看来获得的
异能还有很多限制需要自己慢慢试验。」想到这实在抵抗不住浓浓的睡意,定好
闹钟就沉沉睡去。
               【待续】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